第1577章 荒村
    如果不是法推带着狼群帮忙,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根树还真不容易彻底倒下,而张子安又不敢贸然靠近一棵半倒不倒的树,就像是燃放烟花爆竹时,引线明明已经烧完了,爆竹却静悄悄地没有炸响,这时无论是上前查看还是弃之不管都有风险。

    猫类精灵们倒是也可以帮忙,但是猫的体重太轻了,就算再加上菲娜,怕是也不够用……

    “你的眼睛在乱瞅什么?”

    菲娜察觉到他的视线一动,立刻冷声质问道。

    “喵喵喵!奴家帮陛下把他那双贼眼珠子挖出来!”雪狮子张牙舞爪地叫嚣道。

    张子安马上解释道:“我是想招呼你们赶紧上车……不是,赶紧上桥!”

    尽管树倒下了,但在确认稳固之前,他还暂时不敢直接上桥,因为他还背着大包小包,不好掌握平衡,如果走在桥上,桥突然侧向翻滚,那他连人带包就落水了,也不能指望精精灵们来救。

    其他精灵倒是一个个安全过了桥,理查德还特意在河面上来回飞了几圈炫耀它有翅膀,不用过桥。

    他从旁边推了推,感觉还挺稳的,就先把登山杖扔到河对岸,小心翼翼地上了桥,像走钢丝一样平伸两条胳膊帮着维持平衡,尽量不去注意湍急的河水,总算是安全地安全地过了河。

    至于后面远远跟着的鹿群,对它们来说过河不成问题,无论是走树桥还是直接跳过去,甚至蹚水过河都没问题,毕竟鹿的跳跃能力是很强的,也不像张子安这样怕身体和背包被水浸湿。

    过了河之后,前方再无阻碍。

    又走了大约一小时,森林里天黑得早,还不到傍晚就阴暗下来。

    周围没有水源,鹿群又由于狼群的存在而不敢靠近,所以也不能指望鹿群再次帮他找到水源。

    没有水是绝对不行的,如果天彻底黑下来还找不到水源,今天晚上会过得很难受。

    张子安心里犹豫,是向河的下游方向折返,走一段回头路,还是继续向前走,碰运气试试能不能找到水源?

    “对了,法推,除了咱们刚过去的那条河之外,最近的水源在哪里?”他想起法推应该可以向狼群打听情况,便问道。

    法推唤回跑在前面的狼群,低吼着向它们询问。

    张子安静静地等着它与狼群之间的交流结果,顺便喘口气。

    不一会儿,法推略显意外地说道:“水源倒是没有,不过听它们讲,前面不远有一座村落。”

    “啊?村落?”

    张子安大吃一惊,这种原始森林里有村落的事实,对他的冲击性不亚于大白天见到鬼。

    “你不是说,附近的人类聚居点只有李皮特他们那里么?”他问道。

    “是的。”法推镇定地点头,“因为这处村落是一处早已被废弃的村落,狼群以前来到这里时就发现了,那时村落里已经没人了——说是村落其实也不太准确,因为只有寥寥几间房子。”

    “原来如此……”

    张子安看看天色,假如找不到水源的话,与其在野外扎营,不如今天晚上就去废弃的村落里过一夜。

    另外他考虑的是,既然曾经有人居住,也许那些村民有办法解决水源问题,总不能每天挑着担子去河里取水吧?

    “好,请狼群带我们去吧。”他说道。

    法推又低吼几声,得到命令的狼群集体转向另一个方向。

    张子安和精灵们跟在后面。

    走了一段,他们在林间发现了疑似人行小道的路径,尽管已长满杂草,但在路边发现一个模糊不清的路标。

    沿着路标的箭头又走了几分钟,前面果然出现一座迷你的村落。

    正如法推所言,所谓的村落只有零星分布的十几间房子,有的是石头垒成的,有的是木板搭建的,有的是半石半木,窗户里面都是黑洞洞的,看起来鬼气森森。

    如果换成普通人,骤然在森林里徒步时看到这样的几间房子,估计会吓一跳,说不定还以为是鬼屋,但张子安倒不怎么害怕,鬼气森森只是心理作用而已,比起鬼,人才是更可怕的存在。

    “是不是林中猎户的居所?”老茶问道。

    张子安摇头,“不会,这里很早就禁猎了,除非是狩猎执照的人,或者根本不在乎法律的人。”

    就算是有林中猎户,建一座小木屋歇脚就行了,就像老兵麦克那样,而这些房子显然是曾经被人当作长期居住的住所。

    在房子外面,可以看到人们纳凉的桌椅、手推车,有的房子后面还有破旧的秋千,甚至还有一辆上世纪六十年纪的红色雪佛兰轿车,漆皮剥落得不成体子,全都落满了松叶和树叶。

    有的房子门户大开,有的门窗紧闭,不过从很多迹象上看,房子的主人在离开时并不匆忙。

    “看那边。”

    张子安指着一边说道,“是马厩和蜂箱。我明白了,这里曾经是养蜂人和牧马人的住处。”

    一间房屋的旁边,井然有序地排列着很多木质的箱子,上面搭着木棚遮风挡雨。

    更远处,一长排马厩像围墙一样挡在一间屋子前面,马厩里的食槽同样落满了枯叶。

    养蜂人和牧马人都像大雁一样,周期性地在各地之间迁徙,哪里开花了,哪里水草丰盛了,就搬去哪里,等了花期,水草枯黄,就再搬到其他地方。

    这里就曾经是他们的一处固定迁徙地点,只不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可能是随着加州不断的商业化,这种传统行业日薄西山,靠养蜂和牧马已经无法填饱肚子了,房屋的主人慢慢不再光顾这里,这里也就成了被遗弃的荒村。

    如果他没猜错,曾经住在这里的养蜂人和牧马人,可能都是印第安人。

    印第安人在美国的历史就是一张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

    解决了这座村落为何被遗弃的问题,大家都安心了,否则今天晚上恐怕会一直琢磨这个问题。

    不论如何,今天晚上总算不用住帐篷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