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8章 三世鼎革
    “怜悯?”方运仿佛听不懂这个词语。

    狐眉圣何等聪慧,急忙道:“我族愚昧,只是未开化的蛮夷,自然不懂仁德,只知杀戮,做了许多不该做的事。但老身相信,只要归附人族,得圣人教诲,即便是妖蛮,也必然讲仁义道德……”

    “仁义?”

    方运一句反问,让狐眉圣耳畔生惊雷。

    “仁义不是人族所坚守的吗?我们妖蛮也愿意学习,孔圣亦曾说,有教无类。”

    方运突然心生感慨,抬头望向天际,缓缓开口。

    “蛮荒时代,先辈随时、随季、随食逐流,为生存计,所遇他族,借为敌人。游牧流荡之中,只尊强者,只尊力量,唯有身体强壮的头领,才能带领族群生存。”

    方运已经临祖,一言出,口含天音,法理相随,声音跨越妖界,甚至在圣元大陆轰鸣。

    人族学子立刻站起,低头聆听。

    “沧海桑田,世事易变。当新的先辈掌握耕种之法,不再随波逐流,立国定居,过度崇尚力量,反而会成为布满尖刺的枷锁,伤害族群。这时候,抛弃落后思想,以仁义道德为秩序,维持秩序的强者,才能带领族群壮大。于是,周礼出,天下安定。直至天下大乱,圣人定秩序,止纷乱,并无过错。”

    狐眉圣认真点头,聆听教诲。

    “农耕之后,工技绽放,百家争鸣。看似昌盛,工为表,技为象,皆是虚幻。如若幸运,追寻表象之外,探究表象之根,得圣道,则天下大安。若不幸,执迷农耕、秩序、工技,看不透眼前之虚,悟不明眼外之实,不知“道”,不通“理”,不联表里,不合虚实,一旦天地变革,则族群沉沦,历尽屈辱。”

    方运的语气颇为沉重。

    妖蛮们听在心中,只当是方运回忆起被妖蛮欺辱的过去。

    方运看向狐眉圣,道:“现如今,当尊法理,明圣道,重智慧,三世鼎革在即,你偏偏要我行仁义,这是想让我人族永堕深渊吗?”

    狐眉圣忙道:“老身不敢反对方祖,只是若不讲仁义道德,人族何以安?天地何以定?”

    方运淡然道:“谁说本圣不讲仁义?正如本圣从未说过人族应该放弃身体的强健,本圣亦不曾说废除仁义。”

    “那您……”

    “天地万物,流转不息,主次轮换,天经地义。游牧之时,自当首重身体强健,但时代变化,同族应减少相争,首重仁义,壮大族群。现如今,纷争骤起,大势再变,外敌虎视,若依旧首重仁义,便等于在农耕之时穷兵黩武,自取灭亡。逢此大势,当以智为先,掌握圣道。”

    “但这与广播仁义并不矛盾啊。”狐眉圣忙道。

    方运道:“你若尽读史书,便会发现,无论是帝王将相,还是神匠大贾,除却千年一两人,余者晚年皆固步自封,常常与新事物为敌,从革新者,沦为被革新者。你可知为何?”

    “老身不知。”狐眉圣道。

    方运又问:“我在人族以寒门之身逆势而上,所遇种种,你可知晓?”

    狐眉圣忙道:“老身确实知晓,您过去在人族处处受到打压,甚至闹出圣道纷争。”

    “那你可知,本圣圣道何时彰显、何时气贯长天再无阻碍?”

    狐眉圣皱起眉头,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回答。

    “圣道之敌死光之后。”

    方运自答。

    狐眉圣身体一震,骇然看着方运,隐约猜到方运话中的道理。

    方运缓缓道:“因力受益者,必阻仁者。因仁受益者,必阻智者。本祖杀得人族一国齐哭、万室皆空,才勉勉强强杀出一条革新之路,你现在,让本祖走回头路?谁给你的胆子!”

    方运似是娓娓道来,但说到最后,云中雷鸣相应,域外群星震颤。

    哪怕是妖蛮,也听得明明白白,任何族群,在每个时期,都要清楚每个时期最重要的事,每个时期,都要把握住每个时期最重要的方向,如若走回头路,必然是全族崩毁,永世沉沦。

    方运要做的,并非完全否定旧有秩序,而是同破同立,掐灭一切可能影响革新的因素。

    狐眉圣突然双目泣血,猛地以头抢地,大声哭喊:“老身不求方祖放过诸圣,但求放过无辜妖界子民。”

    “只要他们齿间还有人族的血肉,只要他们亲手制造的物资堆积在军库,只要他们嘲弄人族的声音还在天地回响,只要他们敌视人族的心还在跳动,那就,永不无辜!如果它们无辜,两界山下的层层枯骨,圣元大陆上的家破人亡,是什么?我手上的人族鲜血,又是因何而长流!”

    方运已成临祖,语气淡漠,但天地间却有无形伟力相随,让寻常的声音宛如圣谕帝令,穿云破空。

    “今日,妖界沦亡!”

    方运说完,两指并剑,挥手横扫。

    “嗤……”

    十万里空间崩灭,虚空塌陷,化为一道开天辟地的黑色虚空巨刃,横切前方。

    这一击,仿若圣祖亲临,横灭一方。

    突然,东月树之上神华冲霄,直上云顶,浩瀚的祖威宛若古山神岳一般铺开,大地塌陷,虚空沉降。

    一颗颗硕大的古星升腾,围绕着东月树徐徐旋转,密密麻麻,无穷无尽。

    星河无尽,璀璨耀世。

    这一刻,东月树仿佛银河之核,又好似群星之心。

    以东月树为阵眼,祖阵降世。

    方运与狼獠竟然被压得不断下降。

    星河袭来,乱星奔涌,就要吞没方运。

    “哼!”

    两尊兵祖冷哼一声,齐齐上前,挡在方运前方。

    两座万古昆仑,从天而降。

    咔嚓……

    群星祖阵,竟然发出开裂之声,亿万古星摇摇欲坠。

    两座昆仑未凝聚大世,但已有诸天之相,镇锁万古,压塌十界。

    莽莽昆仑,天地之始,众星之源。

    昆仑一出,千万里虚空炸裂,无数妖蛮被虚空吞没。

    东月树上,大妖王之下,尽数昏迷。

    哪怕有祖像庇护、祖阵环绕,他们也无法直视圣祖力量对撞。

    刹那之后,两件神辉万丈的祖宝从东月树中冲天而起,照耀妖界,其上气血澎湃,宛若圣祖当世。

    一件是粗砺石斧,通体沟壑万道,长逾万丈,其上鲜血奔涌下落,好似瀑布倾泻。

    一件是残破龙头,血肉干枯,牙齿乌黑,一张口便有吞星之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