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背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双方人马再次疯狂厮杀在一处时,花烟雨忽然厉声喝喝道:“吴召,你破阵,否则,你的女人就得死!”

    “什么?”我猛然看向花烟雨时,后者却在豆妈的猛攻之下跳出圈外:“住手,否则关倾妍必死!”

    我怒视花烟雨道:“你把关倾妍怎么了?”

    花烟雨笑道:“你自己看看如何?把人带上来。”

    花烟雨连喊了几声都不见有人答应,才怒吼道:“人在哪儿?”

    直到这时,才有两个术士拖着关倾妍走了上来。我看见关倾妍时,心里顿时一沉——关倾妍被拖动的姿势不像是活着。

    花烟雨几步走上去抓住关倾妍的头发往上拽起时:“她怎么死的?”

    一个术士颤声道:“她自尽了,我们以为……”

    “混账!”花烟雨挥手之间,一掌拍飞了两个看守关倾妍的术士。

    我没去看花烟雨如何逞凶,我眼中只有带着微笑的关倾妍。她的一只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到死也没有松开。她手里握着的应该是我的青蚨镖吧?

    肯定是!

    我从没送过关倾妍什么东西,唯独那只被她当成了护身符的青蚨镖。她说过,那只青蚨镖在,就像是我在。

    关倾妍知道自己会成为威胁我的筹码,她为了不让我为难,选择了离去。她临走时连一句话都没留下,只留给了我一个微笑,还有被她攥在手里的青蚨镖。

    几秒钟之后,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恨意:“花烟雨,老子杀了你!”

    “站住!”古飘然从背后将我一把抱住,“别冲动!你冲出去大阵就破了,逆天……”

    “去你妈的逆天,老子不管什么逆天,我要杀人!”我虽然在拼命挣扎,可是我在内力全失之下却怎么也挣脱不开古飘然的手掌。

    豆妈却在这时厉声喊道:“给我杀,杀花烟雨!”

    豆妈再次攻向花烟雨,后者却开始跟她不断游斗,丝毫没有正面冲突的意思:“吴召,你说得对,逆天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在他们眼里只不过是一件工具罢了。”

    “他们每个人都有执念,每个人都想改命。可是你的执念是什么啊?是你的三个女人?你不是还没选择过要谁吗?”

    “再说,你跟他们一路反天,他们为你做过什么?连你的女人都能看丢了,她们把你当过同伴吗?放弃吧!冲出来,只要你冲出来,一切都会结束。”

    “战家秘术中的化血决你会用吧?耗掉一半气血,你就能冲出来。”

    “你现在冲出来,还有路小赢。你要是不出来,就连路小赢都没有了。我的人已经抓住了路小赢,你说她会不会也为了你去死?”

    “你……”我吼声刚起,就看五百命师当中站起了一个人来:“我在这儿。”

    路小赢!

    从命师当中站起来的路小赢冷声道:“半命道逆天怎么能没有神手传人?吴召,你现在不能动,你一旦出去……”

    花烟雨哈哈大笑道:“就算路小赢在里面又能如何?小白糖死在我们的算计之下,关倾妍也为了你自尽身亡。路小赢是一个人,她们是两个人。你选择留下守着路小赢,还是选择过来找我报仇?”

    我虽然停了下来,两只拳头却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我想要出去报仇,可是……

    我正在挣扎之间,忽然听见头顶风声乍起,白泽和宁逆天同时从天上掉落了下来。

    我和古飘然不约而同地松开了手,直奔两个人接了过去。可是我们两个人还没赶到,宁逆天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血沫从他口中汹涌而出时,宁逆天长笑道:“我……我成功了……”

    五百命师几乎同时起身,形同疯狂般声嘶力竭地欢呼了起来。大阵之外交战的双方也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转头往天上看了过去。

    苍天之上没有任何变化,宁逆天却手忙脚乱地站了起来:“我要看见她了,我要看见她了……快……快……帮我整理一下衣服。”

    我们这些人里除了路小赢,哪里还有其他女人?

    可是宁逆天却不管这些,仍旧在慌乱地擦拭着脸上的血迹。可是他脸上的鲜血却越擦越多,把整个面孔都染成了红色。

    我正想上去帮他时,却看见宁逆天眼眶中闪出了一道精芒——他的眼睛又长出来了。他真的成功了?

    可是他的女人在哪儿?

    有人喊道:“那边有人,一个女人!快看,快看……”

    我转过头时,果然看见那边有一个女人的形影在慢慢凝聚。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女人的影子也变得越发清楚。

    有人喊道:“真出来了!前辈快看,快看哪!”

    “对,快看……”五百命师虽然多数都看不到光明,却兴奋得连连高呼,仿佛即将看到爱人的就是他们自己。

    宁逆天甩开扶着他的古飘然,大步往那个女人身边走了过去:“阿缘,是你吗?我来了,我是小天,我是小天啊!”

    宁逆天即将贴近那女人身前时,对方却忽然出手,两指如剑地直插进了宁逆天的双眼。毫无防备的宁逆天眼中顿时爆出了鲜血,双手捂着眼睛连连后退:“我的眼睛!”

    那个女人却伸手一招引来落在地上的罗刹,出刀向宁逆天心口猛刺了过去。

    “快躲开!”古飘然虽然一掌推开了宁逆天,可还是晚了一步,罗刹的刀锋从宁逆天右胸透体而过。宁逆天却在对方想要收手时,伸出双臂紧紧把对方抱在了怀里。可是那个女人的身形却在他怀中再次慢慢消散。

    “怎么了?究竟是怎么了?”看不见的命师带着哭腔大声询问。

    “呜呜呜……”能看见的人却只顾着嚎啕大哭,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花烟雨却狂笑道:“哈哈哈哈……你们想要逆天吗?你们还是败了!你们只要输了,天道就会用你们最想要的东西罚你们。”

    “你们看不见是吧?我来告诉你们。宁逆天输了,他被自己心爱的女人刺瞎了双眼之后,又一刀穿心。她的女人也散了,永远魂飞魄散。”

    花烟雨话音没落,宁逆天却忽然发出一阵狂笑:“老天,你不让我看又如何?我在最后一刻还是看见了阿缘,我没输!”

    宁逆天手抓刀柄,生生把长刀从自己体内抽了出来:“吴召,你是我们的希望!逆天!逆天!逆天啊!我给你开路!”

    宁逆天挥手将刀扔到我的面前,自己的魂魄却脱体而出,直奔空中飞去:“我宁逆天就算魂飞魄散,也要给你闯出一条路来!逆天,逆天,逆天……”

    宁逆天飞向命运丝线时,一个瞎眼的命师忽然从身上拨出匕首,狠狠刺向自己的胸口:“吴大先生,我也给你开路,你是我们的希望!”

    有一个命师从地上捡起了染血的匕首,一只手攥着衣袖,擦干了刀上的血迹:“吴大先生,老前辈走了。他给了我们希望,现在我们最后的一丝希望就是你。我们做了什么,我们什么都没做,祖师爷传下推算秘术,就是为了给我们一条自食其力的生路。可是老天却要罚我们。我们这些人这辈子已经失去的太多,我们要逆天,可我们没有那个本事。你是我们的希望,我先走一步。”

    那个命师举刀刺进了自己腹部,双膝一曲跪倒在了我的面前:“吴大先生,逆天,你一定要……”

    那个命师气绝身亡,又一道魂魄冲向天空。

    “吴大先生,我们去了,为开路!”五百命师纷纷拔刀自尽,一个接着一个倒在了血泊之中,他们的魂魄却如同飞蛾扑火般飞向而了天空,直留下满地染血的铜钱,犹如片片落英,缤纷刺目。

    宁逆天的声音从空中遥遥传来:“人数不够,谁助吴召逆天?”

    “吴召,逆天,我来了!”孙一凡也在狂呼之间挥剑自刎,鲜血飞溅的尸身摔落尘埃犹自手持利剑,遥指苍穹。

    “半命道的悲剧必须有人结束!吴师兄,我助你一臂之力!”林镜缘大步走向大阵边缘,举掌拍向自己天灵。

    花烟雨厉声喊道:“快点攻阵!他们的大阵没了!”

    古飘然淡淡说道:“你不用费劲了。大阵中心是通天宝镜,我们没能逆天之前,谁也攻不进来。”

    古飘然转头看向豆妈:“豆豆,我走了,这是半命道的宿命。没有逆天之前,我只能负你今生。若有来世,我让你骗我一生。”

    “我说过,将来有一天,我要让你看我的心。那句话没有骗你。”古飘然话音刚落,化掌为爪抓向自己胸口,生生把自己的心脏抓出了体外,人也跟着倒在了地上。

    “老骗子,你慢点走!我还得等你再骗我一次!”豆妈盘膝坐倒在地,微笑着闭上了双眼——她自断了心脉。

    “混账——”花烟雨伸手要去劈向豆妈遗骸时,沈临忽然说道:“花烟雨,今生你输了,就算是鞭尸泄愤,也一样是输了。”

    花烟雨尖声叫道:“我不信……”

    我没去理会花烟雨,而是捡起了地上的长刀:“叶烬!兄弟,你还能行吗?”

    全身伤痕累累的叶烬站起了身来:“行!我们走!”

    我翻身坐在叶烬背上,跟着他一齐向空中冲去。空中的命运丝线向我俩碾压而来时,一道道魂魄从我们身边疾行而过,合身向丝线撞去,生生给我们挤出了一条路来,他们自己却在丝线的冲击之下化成磷火消散半空。

    宁逆天的魂魄引导着我俩继续前行时,忽然惊呼道:“怎么还多出了一条丝线?这是哪儿来的?”

    宁逆天的意思是,人手已经不够了?

    我手握着长刀看向丝线时,路小赢的声音却忽然在我身后响了起来:“我帮你。”

    “路小赢!”我的眼泪瞬间奔流而出。她也去了?为了帮我逆天?

    路小赢笑道:“不管你想逆天是为了谁,我来了。神脉的命运是忘恩负义。为了不让你背上忘恩负义的心债,我来了。我走,你就不会负我了吧!”

    “路小赢——”我伸手要去抓路小赢时,她却先一步冲向了命运丝线。

    千钧一发之间,叶烬忽然将我掀了出去,自己飞快地冲向路小赢,抓住她的魂魄往我胸前拍了过来:“进血钱!”

    叶烬收手之间,连续几下把我打上了半空,自己却向飞驰而来的丝线猛撞了过去。他是在用自己的一腔热血为我壮行!

    宁逆天飞快地撞向了我的身躯,把我向前方猛推了过去,他自己却扑向了另外一条命运之丝:“前面就是你的丝线,去吧!”

    “啊——”我怒吼声中手举罗刹拼命全力想命运砍落下去。

    我一刀砍中了命运丝线之间,忽然感觉到什么东西在我身上震荡了一下。我虽然看不见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却觉得像是有无形的枷锁在我身上断裂开来。

    我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从空中推了出来,缓缓地落向了地面。

    我的双脚刚刚站稳,耳边就传来一个宏大的声音:“命数已动,今生任尔安排。”

    我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花烟雨就惊呼道:“天道之音!你成功了?”

    花烟雨尖叫道:“快,快!都跪下,跪求苍天饶恕!”

    太虚圣地的武士同时跪倒在地时,天空中却传来一声冷哼,所有太虚圣地属下全都口吐鲜血跌倒在地。

    “我的修为!我的修为没了……天道果然无情!你好狠——”花烟雨惊叫之间面容迅速衰老,短短片刻之后就变成了鸡皮鹤发的模样。

    太虚圣地是主动投靠天道,成为护道之人,这次我逆天成功,他们护道不利,自然要受到天道惩罚。

    天道之音再次响起:“今生任尔安排!”

    我举头看向苍天:“只有我自己的今生可以安排?五百命师呢?半命传人呢?那些为我而死的人呢?”

    天道之音无情道:“不在此列。”

    我怒吼道:“我已逆天!”

    天道之音道:“你未能改他人命数。”

    我仰头道:“今生命数我不要,我要换改命之术!”

    “哼!”天道之音传来一声冷哼,“前推百世,后算百世,成天地之圣,届时任尔改命。”

    天道之音就此落去,再没出现。

    我明白了,这是一个无解之局。推算百世何其艰难,就算我不老不死。我身边的时间也在流动。也就是说我每推算一世,往后的百世就被增加一定的时间。前推百世或许还能成功,后算百世绝无可能。除非我能做到瞬息之间推尽百世轮回。

    如果我真能做到这点,那么我就已经超越了天道的范围,成为凌驾天道之上的天地之圣。难怪天道之音会说:成天地之圣,任我改命。

    我双拳紧握之间,花烟雨却伏地大笑道,“你改了自己的命,还想改别人的命?简直可笑!”

    花烟雨话刚说完,天空中就炸起了一道惊雷,直接将她劈成粉末。那是天道之罚,也是在无从泄愤的情况下对她的天罚。

    我转头看向一直没动的第七水蓝:“进入无尽血棺就能不死对吗?你带走了无尽血棺应该是为了防备逆天失败吧?把无尽血棺给我吧,我要去推命。”

    第七水蓝震惊道:“你想好了?一世一轮回,一轮回就是六十年,百世轮回就是六千年。华夏有史可查的文明只有五千年,再往前去就是上古洪荒,那里有多少大能,万一你惊扰了他们……”

    我沉声道:“你不用再说了,给我血棺。不试试怎么知道。试了至少还有希望对吗?”

    “可是……”第七水蓝还想再说什么,我已经坐在了地上,把罗刹倒插在地,抬起右手往刀刃上狠狠撞了过去,我的一只右手也随之落在了地上。

    第七水蓝惊叫道:“你干什么?”

    我强忍着剧痛说道:“宁逆天说过,神手无手、鬼眼无眼,才能达到神鬼两脉推命的极致。我定要推算百世,成天地之圣!”

    我话音一落,立刻抬起左手戳向了自己的双目。

    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我却能感到第七水蓝将我慢慢扶起来,送进了一口庞大的棺材,我正好能坐在棺材当中。

    第七水蓝一边挪动着棺材一边说道:“原来开山祖师早就知道封圣可以逆天,才拼命弄出了无尽血棺。可是开山祖师很快就发现那是破不了的死局,他留下血棺只不过是要给半命道后人留下一点点的希望,可你却……”

    我微笑道:“哪怕那一丝希望是假,我也要去试试。”

    第七水蓝哽咽道:“你想试就去试吧!先推先前的百世,说不定……那也不行啊!你把自己封在血棺里,外面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等于完全不了解今世的世界,等你算完了,今世就成了前世,永无止境啊!你这样……”

    “至少还有希望,不是吗?”我在剧痛之下紧紧地握着身上的三枚鬼眼血钱。

    “对,还有希望!”第七水蓝道,“我们都没死,那就有希望!你安心进入黑牢,我封死牢门就没人能打扰你了。我也要去找其他的办法,看看还有没有人、有没有办法可以再度逆天。我们还活着,还有希望。”

    第七水蓝一边走一边将大把的铜钱扔进棺材:“五百命师的铜钱都在这儿,希望能帮到你。希望我们还能再见。”

    我放声笑道:“我们一定可以再会!”

    我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或者能否逆天,但是我知道,与我纠葛半生,让我无法取舍的三个女孩都在血钱当中。

    为了她们,我要去算百世轮回,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也要与天争。

    当我听见无尽血棺被第七水蓝盖严,黑牢的闸门一层层关闭时,我也从身上摸出了铜钱,缓缓拿在手里摇动了起来……

    (全剧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夜间

浅粉

护眼

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