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背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白静凡的身份早已经在李老师这主动泄密了,所以他的事情也没有再瞒着李老师,就把向国家捐赠油井的事情也告诉了李老师。

    听了白静凡的话,李老师暗暗咋舌,自己这教了一个什么学生呀,不止学习优秀,而且现在已经是有名的小作家了,竟然还对钱财竟然也这样的大方。没想到自己竟然有这么好的运气,竟然能当上他的老师。以前听说他捐建教学楼、成立基金提高自己乡老师的工资,已经感觉他非常舍得花钱了,没想到竟然连一口油井也没放在眼里。

    一口油井的价值有多少,李老师不知道(70也不知道),但是绝对是以百亿为单位的,而且还是美元。这么多钱,自己这个学生竟然眼睛都不眨的捐给国家了,这得需要多大的气魄呀!

    不提李老师在办公室为白静凡的豪爽感慨了。在乳品厂,检查组的“检查”正进行的热火朝天,许华想找厂长却怎么也找不到。后来听检查组的人说厂长马德华自己一个人开车走了,这令许华非常气愤。自己还从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待遇,以前自己带队到工厂检查都是厂领导围绕着自己转,好烟、好茶的伺候着,生怕自己查出什么来。

    没想到,今天可好,厂长把检查组安排好之后,连跟次烟也没给,白开水也没给倒,也没有安排人伺候自己,竟然独自一人开车溜了。

    这还得了,这简直就是没有把自己这个领导放在眼里,简直是叔可忍婶也不可忍。看来这次要不给他们查个底朝天,他们是学不会尊重领导了。

    坐在临时厂长办公室里的许华,越想越气愤,立刻让人把林东山找来,对乳品厂的这种目无领导的做法大肆批判。并且让林东山把厂长马德华找回来,不然的话,这个工厂就别想再开工了。

    就在许华电闪雷鸣、大放厥词的时候,电话铃响了起来。许华早已经忘了这是在基层,而不是在自己办公室了,顺手把电话拎起来,也没听是谁,就对着话筒说道:“谁呀?有事快说,正忙着呢!”

    电话那边愣了一下,接着传来一个非常平静的声音。可是这声音非常平静,平静的让你听不出其中的喜怒。可就是这平静的声音,让许华差点把手中的电话丢出去:“我是严励勤,你是许华吧?看来你的翅膀硬了,连我也不放在眼里了!”

    这个电话正是严市长打来的,在和白静凡通完电话后,严市长就连忙按照白静凡给自己的号码,往乳品厂打过来。

    因为严市长和许华是一个阵营的,严市长这么不遗余力的帮助白静凡,一个是因为阵营的需要,需要一个新的乳品厂和三牛竞争,这个想法得到了严市长的老上司的支持(至于是谁,以后看需要,如果需要的话,到时候再介绍,当然如果不需要的话,他老人家就别出场了)。另外这里面还有严市长的一点私心,这点私心以后会向大家解答的。

    而这个许华,是严市长准备培养的一个接班人,准备在严市长提拔了之后,接替严市长的位置的。当然这只是预备的,还没有向他透露。没想到这刚想培养他,他竟然就惹出这么想给自己惹麻烦,这令严市长甚是不喜,心中也对许华产生了一丝不满。

    许华怎么也不会想到严市长会把电话打到这里,自己竟然还想对他发横。而且从严市长的话语中,许华也听出了严市长对自己的不满,虽然现在已经进入腊月了,可是许华头上的汗却快速的往下流着。

    这下子许华可不敢牛气了,弯着腰颤颤巍巍的对着话筒说:“严市长,严市长实在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呀!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冒犯您呀!”

    严市长在电话里“哼”了一声,语调依旧平静:“你们今天到乳品厂干什么去了?怎么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呢?”

    许华一手持话筒,另一只手从兜里掏出手绢,连连的擦着头上的冷汗。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他还是能够听出严市长对自己检查乳品厂的事情非常不满意。他可不敢实话实说,只好对着话筒辩解说:“我接到举报,说这个乳品厂证件不全,有许多的安全隐患,还有好多的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我就带着相关部门来这里检查。”

    “哼,你是听三牛的田利说的吧?我还不知道你肚子里的那点花花肠子?别在那丢人了,赶紧带着他们收队吧。实话告诉你,他们那里的手续是我帮着办的,对那里的情况,我比你熟悉!”严市长说完后,就挂掉了电话。

    严市长的话,就像一声晴天霹雳,震的许华愣在那里。市长帮着办的手续、证件,这说明了什么?不就是说明这个乳品厂是市长在支持着吗?那自己今天这是干什么来了?自己竟然怀疑市长支持的厂子有问题!当然如果是真的有问题的话,就市长的那种工作态度,自己这样做市长也不会不高兴。但是,自己这次只是帮田利出气来了,可不是真的这个厂子有问题。而且人家厂子还正在建设当中,还没有投产,能有什么问题?

    许华“啪”的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自己这是犯贱,什么都没问就来这里找麻烦。怪不得在刚到这里的时候,有的单位的领导不想差,想对自己说什么,却被自己堵了回去。原来他们知道这个厂子的后台是市长,想告诉自己的。都是因为自己猪脑子,想事情想的太过简单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呀!看来是得赶紧收队了,回去之后还得赶紧到市长那里请罪去!唉,这才叫自作自受呢!

    想到这里,许华也没有理会刚才自己今天的丑态都暴露在仍然留在办公室的林东山眼里,对林东山点了一下头,急匆匆的对林东山说:“今天麻烦你们了,我们这就走了,你们把那些材料收拾一下吧。”说完之后,没有等林东山说话,就急急忙忙的冲出了办公室。

    稍后,检查组的全体成员都一齐上了车,在乳品厂工人疑惑不解的目光中急驰而去。

    等马德华开车回来以后,发现检查组的车辆都不见了,那些检查组的人也一个都没有了,感到很奇怪,他忙拉住一个正在忙着收拾的工人问检查组的人哪去了。

    工人告诉他,刚才,检查组的人走了。至于去哪了自己可就不知道了,只是感觉检查组的人走的很匆忙。

    马德华急忙回办公室找林东山,进去之后,发现林东山正坐在沙发上仰着头发愣呢!

    马德华急忙问道:“老林,检查组的人呢?”

    “走了。”林东山毫无表情的回答道。

    “走了?上哪去了?老林,你别这幅表情,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看到林东山的这幅表情,好像受到什么刺激一样,马德华非常着急,推了推林东山问道。

    林东山在自己脸上搓了一把,表情很奇怪的望着马德华,说道:“发生什么事,我还不是太清楚,只是见到许华接了一个电话……”

    林东山就把自己所见到的情况,没有夹带任何自己的猜测的都告诉了马德华。讲完之后,林东山望着马德华说:“这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以你的经验,能不能猜出来?”

    听着林东山的讲述,再联系上刚才白静凡对他说的话,马德华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过明白是明白了,但是他的心里却如翻江倒海一样乱了起来,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小老板竟然认识严市长,而且看样子不止是认识,应该是和严市长的关系非常不错。要不然,他就一个电话就能找到严市长来救火,严市长也不会这样直接把电话打倒厂里来。自己这个小老板还真的是神通广大呀!

    正在马德华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听到林东山问自己,马德华笑了笑,回答道:“发生什么事,当然是好事了。”接着他又把自己找到白静凡后,白静凡所说的话都告诉林东山。

    讲完后,马德华笑着说:“开始的时候,我还怀疑老板是不是在吹牛,现在看来,我还是小看咱们老板了。别看他年纪小,但是他的人脉还是非常广的。不过这样也好,等我们工厂正式开工后,也省的那些狗呀猫的都来咱们这里伸手了。”

    等工人们把东西都收拾好以后,马德华宣布,今天大家都受惊了,下午就休息半天,下面的工作,等明天再干。

    然后,两个人开车来到城里找白静凡。这时已经将近中午了,两个人就在学校外面等着白静凡放学。

    放学后,白静凡见到两个人来了,就指挥着马德华开车来到一个饭店,三个人一起吃顿饭。

    席间,三个人谈论起今天的事情,马德华非常生气,没想到这个田利竟然这么阴险,如果不是白静凡神通广大的话,厂子恐怕受到的冲击会很大的,一定要想办法报复他们。

    白静凡冷笑道:“本来不想现在和他们闹得很僵,没想到他们竟然欺负到门上来了。当然不能这么算了,报复是必须的。等我们的厂子正式开工之后,我要让他们名誉扫地!”

    马德华和林东山急忙问道:“老板,你想怎么报复他们?”

    白静凡笑道:“等咱们的产品出来以后,咱们就这么这么这么着,保证他们好受不了。”

    听了白静凡的主意,马德华和林东山都被自己老板的大胆吓住了!

    第二章到!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夜间

浅粉

护眼

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