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背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师父,您又等于没说!”

    哭丧着脸,克瑟尔感觉自己被自己师父骗了,本来老家伙一番话煽动的他都差点直接找个地方修炼去了,结果最后大哥问的一句话,却是暴漏了事情.

    敢情这一切,都需要达到化神境才行。

    “怎么就是废话了?徒儿?”老者玩味的看着自己的徒儿,神情带着几分戏谑。

    “您想,通玄境现在都少之又少,化神境更是五百年没见一个,这不是等于说一些传说中的东西吗?不切实际,不是等于白说?”

    “你做不到并不代表别人做不到?”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儿,老者眼神一阵收缩然后又看了叶皇一眼。

    “你没发现,你没看到,并不代表不存在。我亦然,我所告诉你们的是我的所见所谓,我没有看到一位化神境的存在,并不代表它就不存在。”

    “人总是需要有一个盼头和目标的,不是吗?”

    “这就像是人活在世上,谁都清楚百年之后,一培黄土,可为何还要苦苦的在世间挣扎呢?”

    “人不是动物、不是植物,不可能仅仅随着自己的兽性活在世上。人是要有追求的,享受这个过程!”

    “徒儿,你要走的路看来还有很长,原想着让你早日回身修炼,不过现在看来,你还是要在红尘之中好好的历练一番。”

    对于自己徒儿的这一番话,说真的老者颇为有些失望。

    当初收徒,除了看这小子脾气和自己对路之外,更重要的就是看他乐观的心性。

    没想到今日的一番话,却是让他看到这孩子的另外一面,颇为让他失望。

    “嘻嘻,呶,这可是师父您说的,到时候可不要抵赖。”

    一听自己师父这话,克瑟尔就笑了。

    整天在深山老林里修炼,那还不成原始人了,其实今日的事情他早就看的透彻,只不过是故意激自己师父一番,眼下目的倒是达到了。

    “你这鬼头,说来说去,原来是不想回山。“这克瑟尔一笑,老者就看出来了自己这徒儿的目的了,不免感觉好笑。

    自己活了几百年,却终究还是普通人,有时候跟小孩子玩心眼,也未必玩的过啊。

    “嘻嘻,师父,您可是开了金口,可不能变卦!”

    克瑟尔生怕自己师父变卦,连忙说道。

    “自然!不过,为师多年未在尘世走动,也要好好历练一番了,兴许能够突破化神也未尝不可。”

    老者笑了笑,看向叶皇。

    “年轻人,你觉得如何?”

    “前辈拥有追求,令晚辈佩服!今日多谢前辈提点,让人振聋发聩!”

    叶皇恭敬的拱手,对着眼前老者一脸的钦佩。

    “如此说来,你是准备继续在修炼之途上好好的走下去咯?”

    “是!为了我所想要守住的一切!”

    叶皇重重点头。

    不为长生,只为守护住自己该要守护的东西。

    “如此甚好,你已经踏入了通玄的第一步,等到你即将通玄了,如果你能悟通第二步,你就通玄了。”

    “请前辈指教。”

    叶皇凛然躬身静听。

    “带不走的留不下,留不下的别牵挂。人世间的一切,都将化为宇宙中的尘埃,即便是化神境,也是如此。我们在做的是延长这个活在世间的时间,父亲、爱人、亲人、朋友,离开终究是早已经决定的,什么时候你看破这些了,也就说明你悟了,这是一种踏入更高境界的修炼通道。”

    “前辈的意思是,该放下的时候放下?”

    “呵呵,这就需要你自己悟了。你们也可以自己好好的想一下。不说了,说了这么多,都口渴了。徒儿,给我倒杯水去。”

    “哎!师父,您等着!”

    得偿所愿的克瑟尔此刻可谓是殷勤的很,屁颠屁颠的去给自己师父倒水去了。

    原地,众人却是陷入了一种沉思。

    老者讲的一番话,蕴含了许多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的道理,看似浅显易懂,书本上似乎也都存在对于这一切的描述和解读。可是这其中却蕴含着大道理。什么时候需要坚守什么时候需要放下,却是一个不好抉择的课题。

    这就像是一个人一样,从小听了许多大道理,却依旧过不好这一生一个道理。

    你看到的,你听到的,未必你能够在生活中真正的却做到,去实践成真。

    “老爷,从马赛机场打来电话,说燕京过来人了,要我们去接。”

    “哦?燕京来人?”

    米斯洛答应一声,叶皇也随之神情一变,同老丈人相视一眼。

    “那我去接一下,姑姑,你去吗?”

    “也好”点点头,叶轻眉直接点头答应。

    “我也去一趟!”

    米斯洛寻思着,总归是自己亲家来帮场子的,若是自己不去,有些不对。

    三人同老前辈支会了一声,便是坐上车,赶去了马赛机场。

    四十几分钟之后,当一行人赶到马赛机场看到来的不是叶知秋,而是叶王朝之后,都是大吃一惊。

    尤其是米斯洛,本来他以为只是叶知秋过来就算是给自己很大的面子来了,却是没想到等来的是有银狐之称的叶王朝。

    “爷爷,您怎么来了,爸呢?”

    叶皇见自己来的是爷爷叶王朝,也是大吃一惊。

    “燕京出了点事情,需要你父亲坐镇,我就过来了。米斯洛,我来了,你该不会是不欢迎吧,怎么板着一张脸啊?”

    叶王朝对着叶王朝答应一声,面带几番玩味的看向了米斯洛笑说道。

    “哪里,叶老您误会了,我还以为是叶老弟过来,没想到您会亲自过来,这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了。”

    米斯洛心中此刻却是欣喜不已,眼前这位老者创建偌大的叶氏集团财富值几乎等同于亚特兰蒂斯。

    要知道亚特兰蒂斯家族用了上千年囤积起来如此大的财富,他却是一人用了几十年造就的。

    从这一点上,已经是可以称为传奇了。

    这样一位老爷子在过来帮忙,海神宝藏的事情又是增添了一份把握。

    “哈哈哈,你这话可是把握吹捧的够高的,我就一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头,没你们说的那么玄乎。”

    “叶老您客气,咱们先上车吧,回去再说。““好!”点点头,叶王朝一行人便是在米斯洛的引领下上了前车。

    跟随者叶王朝过来的拓跋则是和叶皇走到了一起,两兄弟各自捶了对方一拳,然后随之上车。

    只有叶轻眉,在看到自己父亲的时候,从对方的面容之中读出了一些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夜间

浅粉

护眼

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