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零章 洪父加盟
    ?

    抬眼望去,只看到黑压压的人群,甚至一眼都看不到边。(待那些人走近了,黑仔才看清这些是什么样的人,码头的搬运工工人,穿着黄汗衫人力车夫,甚至还有拿着扁担的菜农,一张张被汗水浸泡过,被烈日暴晒过的皱纹满布的脸,基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黑仔平时就靠榨这些人的油水为生,可是平时这些老实巴交的人身上却带着一股气势,一股让所有人都敬畏的气势。

    黑仔的几个手下早已经慌了神,这哪是来吃饭的,简直是来讨命的,一个胆小的刚想逃跑的时候,却发现他们早已经被重重包围,除非是身上突然长了翅膀,要不然谁也跑不出去!

    “大哥,你……你们是……”黑仔看到一个面目狰狞刀疤脸的汉子脸色阴沉的走上来,吓得退后了两步。

    刀疤脸没有理会吓破胆的黑仔,走到郭子明对面坐下,笑了笑道:“郭兄,你不说要盛情款待我的这些兄弟?现在人来了!”

    郭子明爽朗一笑,“哈哈,别怕我请不起,这里坐着一个财神呐!”

    “财神?谁?”刀疤脸明知故问,斜睨了一眼黑仔,“是你?”

    “不不不……几位大哥,小弟我也是出苦力给别人卖命的马仔,哪是什么财神,这位大哥真爱说笑,呵呵呵……”黑仔双腿一抖,强颜欢笑着说。

    “草nm!我这么多兄弟被你匡来,就这么回去?”刀疤脸一瞪眼。

    黑仔慌忙走过去哈起腰,“大哥,大哥,你听我说,我可能跟这位兄弟有点误会,要不这样,你放我回去,这件事我一定跟上头争取,按照每亩地五十万的标准补偿给你……不不,一百万!”

    “放你**屁,谁是你兄弟?”刀疤脸大声喝到。

    黑仔一害怕,狠狠地扇了自己几个耳光,陪笑道:“大哥,我说错了,这位也是大哥,是祖宗,是爷爷……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吧,可怜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婴儿,出来讨分钱不容易……”

    “滚你妈,今天不吃饭,我的兄弟一个也不会走,你们说是不是!”刀疤脸转头面向身后的人群。

    “对!对!对!不走!”身后的人群顿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喊叫,这些人虽然形形色色,但却喊得整齐划一,气势如虹,仿佛是军队一般训练有素。

    “怎么样,兄弟?去哪吃?我的弟兄们还饿着肚子呢!”刀疤脸一笑,脸上的刀疤一抖一抖的,看的黑仔心里直发毛,这张脸笑的时候比他发火还要恐怖。

    黑仔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他带来的那几个马仔也好不到哪去,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一下,黑仔这才明白,自己惹上了不该惹得人,一颗心像掉进了冰窟窿里,顿时凉了半截。

    “郭兄弟,这里发生什么事。”刀疤脸看几人被吓得差不多了,转头看向郭子明。

    郭子明一比划,指着在身后的洪父,“让他跟你说。”

    洪父也不知道郭子明为什么认识这么多人,见刀疤脸虽然比较凶恶,但对自己态度还不错,酝酿了一下道:“我们这里拆迁,开发商按照一亩地十万块的标准补偿,我不同意,所以他们就堵上门来……”

    “什么?”刀疤脸一听,一股邪火窜上心头,一把抓起坐在地上的黑仔,狠狠闪了几耳光喝道:“草你m的,一亩地十万块,你当是给你买坟地?”

    黑仔吃痛的惨叫连连,强忍住解释道:“大哥,这是上头的意思,不关我的事呐……”

    “草,那你tm为什么到这里来?”

    “因为,因为我是万象电视台的保安,刚好以前也住在这里……”

    “妈拉个巴子,以前住在这里还敢坑害街坊,老子最痛恨你这种小人,你tm活在世界上也没什么用,还不如老子……”刀疤脸目中凶光一现,故意吓唬黑仔。

    其实常在这个圈子混的人比一般人都要胆小,因为他们知道真正的黑社会有多么心狠手辣,他自己的性命在这些人眼里简直分文不值,一个人一指头也就把他解决了,黑仔双目放大,以为刀疤脸要做掉自己,裤裆中一松,一股浓黄的尿液喷溅了出来。

    “草,废物!弄死你脏了老子的手!”刀疤脸吐了一口唾沫,手上一松,黑仔顿时像皮条一样软了下去。

    郭子明见黑仔已经被吓得傻了,笑了笑道:“方兄,你从哪弄来这么多人?”远远望去,一片黑压压的人头,千人也不为过,有这种实力的人别说是北帝庙,就算在香港也是响当当的人物。

    刀疤脸正是重操旧业的方狞,对他来说,只有成为叱咤一方的大哥才是他的归宿,女儿了了寄托在陈紫函家中,唯一的心愿了却,所以他也就心安理得的当起大哥来。方狞闻言不好意思道,“我的这帮兄弟不是黑社会的马仔,他们都有家有业,大多是来自大陆的码头搬运工人。平时他们被欺负惯了,现在人人身上都有一股火气,草,谁他m不是老爷们,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就这种杂碎还没放在我们眼里。”

    “嗯,哈哈,今天你帮了我大忙,带上兄弟们,我请客!”郭子明见事情办得差不多了,站起身一招手,心想就在薛嫂饺子店招待一下这些人。

    方狞连忙摇摇手,上前按住郭子明,“郭兄弟,我们不图什么回报。你看看他们……”

    郭子明顺着方狞的手看过去,眼前的人高矮胖瘦各不相同,可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眼中的真诚。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劳工并不是愚昧的木头,而是一个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汉子,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这种眼神已经快要绝迹了,老郭心中感动,爽快道:“好,不过也不能让诸位兄弟白跑一趟,这样,我认识一个大投资商,由我出面请他注资收购码头,一定会改善兄弟们的生活!”通过今天这件事,老郭突然有了这个念头,有时候金钱未必是万能的,人力才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因素,他们已经有翻本的时机,唯一欠缺的就是这些忠肝义胆的兄弟!

    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方狞知道郭子明此人深藏不漏,也相信他说到一定会做到,顿时心中溢满感激,缓缓弯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郭兄弟,我方狞代表这么多兄弟先谢谢你!”身后的人也齐齐鞠躬,“谢谢郭兄弟!”在他们眼里没有什么大哥,只有兄弟,这也是方狞拉拢这么多人心的最大原因。

    郭子明肃容以对,对这种感激,他默默的接受了,人有时候活着总要被这样或那样的事情所感动,老郭不是一个轻易被感动的人,可是这次他的心却感觉到一股澎湃,一种共鸣,不同生活的人却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心有灵犀,这是一种多美妙的感觉!

    方狞一挥手,众人默默转头陆续离开,不多一会儿,周围便也再也看不到一个人影,郭子明暗暗敬佩,能让这些人如此死心塌地,方狞如果不做这一行就可惜了。

    “老方,老洪来坐,胖洪去换上一壶好茶。”郭子明拉着洪父坐下,又将那壶菊花茶交在胖洪手里。

    “呵呵,郭兄弟,不必太客气,我跟老洪认识。”方狞脸上带着笑意,刚才就感觉洪父那张憨厚的脸在哪见过,想到现在才终于想了起来。

    洪父一脸茫然,他怎么会认识这种人物?疑惑道:“我们在哪里见过?”

    “二十三年前十九岁的我刚到香港,那时候我还身无分文,坐了出租车却没有给钱,还把那个出租车司机吓得报了警……”刀疤脸提醒道。

    “啊!那个是你?”洪父突然有了印象,那是他学成后第一次出车,却没想到碰上个赖账的主,还威胁要砍死自己,那个人确实在相同位置有一道疤痕,可是那恶人的蛮横跟眼前态度温和的方狞差别太大,所以洪父一时间没有想起来,面带歉意道:“兄弟,我……”

    “呵呵,没事,其实我当时走投无路,准备找个出租车抢劫……如果你那天不报警的话,或许我现在还呆在监狱里,说起来还是要感谢你……”方狞老脸一红,这些话他都有点不好意思说,一直憋了二十年,一直记得那个司机眉梢处有一颗绿豆大点的黑痣,后来每次他坐出租车的时候都要注意一下司机的样貌,所以二十多年过去,他还依然对洪父有清晰地印象。

    “哈哈,人生何处不相逢!”郭子明哈哈一笑,这人生真是喜忧参半,或许一个不经意间的举动,就会为以后埋下伏笔。

    三人又聊了很久,洪父跟方狞冰释前嫌,而且两人一聊,顿觉性格极为相似,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要讲,差点当场结拜为兄弟。方狞拍着胸脯保证,如果那些人再敢回来,他跟兄弟们随叫随到,洪父感激的眼眶微红,一屈膝拜在方狞跟前,有道是男儿膝下有黄金,热血男儿不过如此了!

    “老洪,其实这次来,我也是为一件事。”郭子明直接说明自己的来意,心想如果洪父有一丝犹豫的话,自己马上收回刚才的话。

    没想到洪父仿佛知道郭子明心中所想,接口道:“是不是上次说的让我去帮忙?”

    “对!”郭子明点点头,也不再多说话,如果自己迫的太急,洪父很有可能碍于情面答应,那样就违背自己的初衷了。

    洪父面容严肃道:“我答应你!”

    “你的出租车不开了?”郭子明高兴的同时问了句。

    “还不都是因为他们……”洪父指着地上一摊黄色的印记,黑仔几人早就溜跑了,只剩下这个比狗屎还要恶心的东西,“他们为了让我就范,跟出租车公司打好了招呼,现在公司把我开除了……”

    “草,欺人太甚,早知道我非tm……”方狞怒火中烧的狠拍一下桌子。

    “哈哈,方兄,不必为这种人生气,其实我早就想好了,洪仔上学花钱很多,只靠开出租车,我们注定会一贫如洗,既然祖宗留下这么好的手艺,为何不发扬光大呢?”洪父早已经想通了,本来想去找郭子明,可是却被拆迁这件事耽搁了一段时间。

    “哈哈,好,有你的加入,我就更放心了!”郭子明顿时开怀大笑。

    “不过……你可要负起我的工资……”洪父开玩笑的说。

    “这个简单,薛嫂饺子店最高厨师长待遇是年薪三百万……”

    “什么?薛嫂饺子店?”洪父跟方狞齐声惊讶。

    “呵呵,我在饺子店有几个股份,插进去一个人不成问题,更何况又是老洪这种人才。”郭子明解释了一下,其实他也没骗两人,薛嫂饺子店名义上老板是常虎山,至于真正的内幕,只有寥寥几个人知道,老郭也会在合适的时机告诉他们。

    ps:中间一五五章到一六六章之间是连贯的,并没有缺少章节,是我自己标糊涂了,因为vip章节不能修改,万请包涵!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