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预兆
    荒原中央,吴老三抱着脑袋低声呜咽。

    三个月的追杀他自然明白自己不是王继的对手,可他却是那么的不甘心,那么的愤怒。

    掩藏在心底多年的怨愤与愤恼喷涌而出,如万箭穿心般的痛苦让吴三龙脸色惨白的犹如厉鬼。

    脑海中不由想起一幕幕尘封的记忆,那是不堪而又令人难忘的记忆。

    当年情窦初开,那初恋或者说暗恋的女人让他铭记十多年,可那个女人喜欢的却是王继这个无情无义的混蛋,视他如敝屣,甚至到最后为了那个无情的男人连命都给赔上了。

    这些年他甚至已经忘了那个女人长成什么样子,可心中的那股不甘与嫉恨却挥之不去。

    每每想起当初那一幕幕,吴三龙心就揪的发痛,凭什么她为了王继那个混蛋连命都可以不要,凭什么自己在深山中陪伴她三个月都不能打动她丝毫,到最后也没能让她惦念分毫。

    这些年他苦思冥想,始终不明白那个男人有什么好的,为什么值得婉芸如此惦念?

    直到那一天,他吴三龙突破三花,跻身强者之列他才若有所悟。说到底还不是实力,那个男人在当时的他看来强大的宛如神仙,强大的他连嫉恨都不敢表露出来。

    如此强大的男人自然值得女人喜欢,那种霸道无比的气质,那种视苍生如蝼蚁的冷酷,无一不让那些小女生痴迷。

    而他吴三龙算什么东西,当年的他不过是个还在山上砍柴的愣头青,怎么能比得上当初已经是三花强者的王继。

    如今他吴三龙也有实力了,他要告诉那个无知的女人,他吴三龙也不是注定一辈子就是瘪三,他吴三龙也有强大的一天!

    他要好好折辱王继一番。他要让那个傻女人知道,当年没有选择他吴三龙绝对是她一辈子最错误的决定。

    这可笑的念头让他整整追了王继三个月,可三个月来却是让他彻底绝望,自认为已经强大到可以与那个男人比肩的他终究不是那个混蛋的对手。他忌惮的只有吴良。而不是他吴三龙。

    三个月,三个月来他一直在逗弄自己。在戏耍自己,给自己看到希望的同时又将这希望变成绝望。

    想到王继临走时眼神中带着的不屑与讥嘲,吴三龙心里一阵阵绞痛,谁都能看不起他。可王继那个混蛋不行!

    这么多年了,这样熟悉的眼神再度在他脑海中浮现,当年那个混蛋就是这般蔑视地看着自己,视自己如蝼蚁,如今他依然这般看自己,凭什么!

    他不甘心,他愤怒。他怨恨,凭什么别人可以看不起他,因为他还没有至高无上的实力!

    若是他能有吴良的实力,王继岂敢如此侮辱他。对,就是侮辱,几次三番将吴良挂在嘴上,很轻蔑地告诉他,你就是个废物,要不是你侄子我惹不起,你这废物连我的法眼也入不了!

    “我吴三龙不是只靠自己侄子才能走到今天的,王继,我会让你后悔的!”

    野兽般的嘶吼在空旷的草原上传播开来,一道如闪电般的身影腾空而起,转瞬间消失在茫茫草原之上。

    吴三龙好像悟了,人的强大只能依靠自己,外在力量再强也是别人的力量,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让所有人敬畏你,害怕你,从而再也没人敢看不起你。

    ……

    吴家。

    躺在院中靠椅上佯寐的吴良陡然惊醒,眼中忧色一闪而逝,喃喃道:“吴老三,你搞什么鬼。”

    脑海中依旧不断浮现着那惊险的一幕,吴良坐立难安,不自觉间后背已经湿透。

    正在一旁和天狗闹成一团的妞妞有些奇怪地看了吴良一眼,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萌声道:“姨父,你做噩梦了吗?”

    “没,就是太阳没了睡不着了。”吴良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摇了摇头,放下心中的忧虑轻笑道:“丫头,今天怎么没和你那个不着调的老妈出去玩?”

    “哼!”

    小丫头虽然年纪还小,不过也知道什么是护短,听到吴良说自己老妈不着调,顿时气呼呼地鼓起了嘴巴。

    吴良哂笑,捏了捏小家伙肉嘟嘟的脸蛋,笑眯眯道:“臭丫头,别忘了谁天天给你买零食的。小心断了你的粮草!”

    “是小姨买的,又不是你买的,妈妈早跟我说了,我才不上当呢!”小丫头满脸不忿,显然是觉得受到了吴良的欺骗,害得她每次吃零食都要亲很多下这大骗子。

    虽然小丫头很喜欢亲亲白嫩嫩的姨父,可女人嘛,再小也会有点矜持的。

    吴良也不辩解,笑呵呵地揉捏着小丫头的脸蛋,心思却是早已飞远,刚刚脑海中浮现的那一幕显然不是做梦,到了他这个境界是不会有梦的,既然不是梦,那脑海中出现的显然就是未来的一个片段。

    强者能预知未来虽然有些夸张,可有时灵机一闪能看到些许未来片段也是有的。

    吴良元神境界虽然在上次自爆中跌落,可依旧强大,能在梦寐中看到些许未来也不值得奇怪,然而让他惊惧却是梦中看到的那一丝不安。

    不等他细想,趴在吴良大腿上的妞妞还以为姨父生自己的气了,连忙嘟着小嘴在吴良腮帮子上亲了几下,一脸讨好道:“姨父不生气了好不好,妞妞以后吃好东西都分姨父一半。”

    吴良哑然失笑,轻轻拍了拍妞妞的脑袋,将心中的不安放下,笑呵呵道:“臭丫头就是嘴甜,那姨父可就等着你分好东西了,到时候可别后悔。”

    “才不后悔呢!”

    小丫头语气坚定,显然没有后悔的念头,反正东西都是小姨买的,她才不在乎呢,大不了让小姨多买些就是了。

    再说了,妞妞说的是好东西才分姨父一半,至于这好东西怎么界定的当然是由妞妞小姐来界定了,凡是她不喜欢的自然都是好东西,全部给姨父算了。

    小丫头的心思吴良显然不清楚,一大一小闹了一会,吴良口中不着调的韩翠红就拎着大包小包从大门走了进来。

    隔着老远见了吴良盯着自己,韩翠红干巴巴地笑了一声,扭头就要避过吴良进屋。

    这段时间家里几个女人见了吴良都跟见了瘟神似的,除了年纪还小懵懂的小妞妞,连柳儿那丫头现在都不往吴良身上凑了。

    也好在还有个小丫头能安慰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要不然吴良早就找个地方画圈圈去了,这几个女人都不知道整天想些什么,以前总嫌自己不关心她们,现在自己闲下来了,没想到变成这几个女人抛弃他吴爷了。

    此刻见韩翠红又要躲着自己,吴良嘴角抽了抽,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出声喊道:“往哪走呢!”

    韩翠红见实在是避不过了,只好不情不愿地扭着细腰走到吴良身前,脸色僵硬道:“有事?”

    语气很不耐烦的那种,气的吴良脸色发紫,啥时候这女人也有这么大胆子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吧!

    “什么表情?我就这么招人厌?”吴良撇了撇嘴,不乐意地哼了一声,“去哪了?”

    “逛街了!”韩翠红一脸不耐,显然是想快点打发了吴良。

    “这深山老林的你去哪逛街了?”吴良强压着心中的憋屈,让自己语气尽量显得和善一些。

    “下山不就行了,再说这山又比不得天神山,汽车也能开上来,个把小时就能进市区,少见多怪!”

    吴良脸都绿了,这女人什么态度,顿时没了和气,黑着脸哼道:“都多大人了,整天逛街逛街,女儿都不管了!你看看你,穿的跟唱戏的似的,相亲呢!”

    “你怎么知道的?”

    “我当然……”

    吴良刚想接上一句,忽然反应了过来,眼睛瞬间瞪的老大,盯着满脸别扭的韩翠红吼道:“你刚刚说什么?”

    韩翠红鼓了鼓嘴,有些害怕吴良吃人的眼神,不过还是强撑道:“我说什么了,我什么都没说!”

    “少和我打岔!”吴良瞪出来了,恶狠狠道:“说,你这几天整天往山下跑干什么去了?”

    韩翠红先是被吴良吃人的态度吓了一跳,接着就恼羞成怒道:“你管我呢!没见还有妹夫管着大姨子的,我爱去哪我乐意,要你管!”

    说着气呼呼地将满身的大包小包往吴良头上一扔,扭着屁股就冲进了后院,不过看那样子怎么也不像生气的样子,而是有些色厉内荏。

    吴良将满身的包裹扒拉下来,黑着脸嘀咕了几声,见妞妞怯生生地看着自己,不由郁闷道:“看见了吗?你妈不要你了,准备给你找个后爸呢。”

    “呜呜呜……”

    一阵嚎啕大哭响彻院落,接着大宅中就响起吴良近乎告饶的安慰声。

    还躲在房间里捂着胸口的韩翠红听到门外那家伙低声下气的告饶声,忍不住扑哧一笑,得意地哼道:“让你当老娘是洗脚水,气死你才好!”

    说着忍不住想到刚刚那家伙郁闷的快要杀人的表情又是一笑,今天总算是出了口气,看那家伙以后还敢不敢对自己气指颐使。

    不过高兴之后就成了幽怨,这家伙就算有贼心也没贼胆,谁让自家那个妹妹大智若愚精明的跟鬼似的,把那家伙吃的死死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