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大结局
    ?

    所有的好朋友一齐相聚圆顶山对尤一天而言是最开心的事。这一次相聚圆顶山的聚会几乎吃了一个通宵。所有人的聊天兴致都很高。特别是七七,她拉着尤一天东拉西扯,问这问那。对于七七的问题,尤一天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因为尤一天知道,这四年来在七七在神魔两族当总长一定很辛苦,每天不但要绷着一张脸不说,还要处理两大种族之间的大小事务,不仅如此,还要防止两族之间的种族歧视。所以道路的艰辛可想而知。不过路既然是七七自己选择的,那她就必须独立去面对这一切。

    话是这么说,不过尤一天还是希望自己有能够帮到七七的地方。“七七,我还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七七道:“天哥,其实你帮我铲除了神族的梦天使、幻天使、斗天使(这三只黄金天使是被寄宿了三圣灵的天使)和魔族的魔绝、魔残、终结者已经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当时要是没有你的帮助,我真的做不到神魔两族的统治者。说真的,现在神魔两族能够和平共处并过着和平安宁的生活,和天哥你的功劳是分不开的。我知道我说一万句感谢的话都不够。所以现在不该是你问我还有什么可以帮助的时候,而是我问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时候对吗?”

    尤一天并不认同七七的话。“其实自从四年前那一战,天使总长和魔界之王辛野的灵魂全部被暗黑龙所吞噬那一刻我有打算过将神魔两族全部毁灭。因为除了这个办法之外我想不到其他的更好的办法来处置这神魔两族。不过我很矛盾,因为神魔两族他们也是生命体,他们也有生存的权利,我不能说剥夺就剥夺了他们生存的权利。就在这时,你自告奋勇地说要去领导神魔两族。七七,我知道你在帮我。其实在那时我就应该说句谢谢了。”

    七七推辞道:“不,其实应该说谢谢的那个人是我我代表神族、魔族向你说声谢谢。天哥,感谢你无私地让出海蓝宝钻和星蓝宝钻这两块无限的能源石,让它们的力量支撑起神族两族的异界空间。这样子他们才有一个生存的空间。”

    酒足饭饱之后,尤一天针对在聚会上一个讨论的最多的话题也是最有争议人人最想知道答案的话题进行了总说明。这个话题就是关于四年前那暗黑龙一战的事。

    四年前在圆顶山和暗黑龙一战,那一战当真是激烈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暗黑龙曾经三度被伤害到几乎被“杀死”的状态,但又三度复活。每一度的复活都让它和力量提升了10倍以上。尤一天记得很清楚,暗黑龙第一次的死亡是由于生命能量的力量。那时自己拼尽了全力,用风之束缚操纵着注满了生命能量的黄金之剑杀死了暗黑龙。那时据浅小灵的说法暗黑龙的伤都已经到快要形神俱灭的地步了。

    但很可惜的是,那时没有再给暗黑龙补一剑。而那时又出现了隐法师这个可怕的高手。他也是一个把异能和魔法相结合的强大敌人,隐法师的异能魔法创造了另一个魔法史上的奇迹,是的,他创造出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隐形魔法。本来他的魔法堪称无敌,若不是当时下雨的关系根本就不会功败垂成。

    不过饶是如此,隐法师在和尤一天那一战之中也是占了上风。

    但就在那时,暗黑龙开始疯狂地吸取附近的魔兽灵魂修补它被生命能量所伤的灵魂。在吞噬了大量魔兽灵魂的修补之下,暗黑龙很快就从死亡的边缘变成生龙活虎。不过还没等它享受这种生龙活虎的状态之时,隐法师的异能魔法就又立刻把它打成了重伤。可以说,暗黑龙的第二次“死亡”就是隐法师的隐形魔法造成的。

    但是隐法师显然不知道暗黑龙有暗黑逆转的特性普通的魔法伤害对于暗黑龙而言不是伤害,而是给它加强力量。隐形魔法虽然是可以隐形,但是说到底也还是普通魔法。真正能够伤害得了只有生命能量

    暗黑龙“死亡”不久之后又再度复活。复活之后的暗黑龙几乎强大了10倍,隐法师拼命地放着魔法,但是他的高级魔法打到了现在的暗黑龙身上就跟初级魔法似的毫无杀伤力。隐法师想逃,速度又没有暗黑龙快;想躲,在大雨之中的他根本就无处可隐形。最终隐法师死在暗黑龙的手上。

    杀死了隐法师不久,伽蓝出现了。伽蓝不愧是对付魔兽的宗师,尽管此时的暗黑龙强到了惊人的地步,但是还是抵挡不了伽蓝的精神力攻击。伽蓝费尽心力总算用他的亚康“杀死”了暗黑龙。根据浅小灵当时所“看到”的,伽蓝的攻击其实和生命能量的攻击是类似的,也是属于伤害暗黑龙灵魂的一种,所以伽蓝攻击对暗黑龙所造成的伤害也是不能用暗黑逆转进行逆转的。至此,暗黑龙三度被“杀死”。

    不过就在伽蓝想要去收服暗黑龙作幻兽的那一刹那,尤一天突然奋起反击。伽蓝一心想得到暗黑龙,他几乎是不顾尤一天的强大进攻而直扑暗黑龙。不过尤一天放出了阿式结界挡住了伽蓝。由于尤一天的阻挠,暗黑龙有了一个逃命的机会。它向着圆顶山的神之层逃去。

    暗黑龙逃到了神之层,遇到了天使总长和力奥他们。此时天使总长已经使用了三个我的世界的规则,不过他的规则对暗黑龙都没有限制。也活该天使总长倒霉。天使总长在使用规则的期间,灵魂的稳定度会大为下降,而暗黑龙一感应到这一点就毫不客气地吞噬了天使总长的灵魂,顺便也将没有丝毫灵魂稳定度的辛野的灵魂一齐吞噬了。至此,“我的世界”的力量不攻自破。

    暗黑龙吸食了神魔两族统治者的灵魂,力量终于大成。七七、力奥、五行杀手都被它打得狼狈不堪,个个身上挂彩。虽然每个人都受了伤,不过好在都不是重伤,这得归功于在死亡谷的那些战斗经验。

    不过包括力奥在内的所有人都知道,就算现在还能和暗黑龙耗下去,但是坚持不了多久的,因为暗黑龙的力量太惊人了,往往一个小魔法都十分的惊天动地。

    当尤一天和伽蓝赶到的时候,力奥等人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伽蓝故伎重演,想用精神力攻击暗黑龙。但暗黑龙此时的力量不但可以避开伽蓝的精神力攻击,相反的,它还可以将伽蓝所施展而出的强大精神力全部反弹回去。尤一天就是“亲眼”看着伽蓝被自己攻出的精神力反弹杀死。伽蓝一生精通于精神力杀人,最终却是死在精神力手上,也算是自食其恶果了。

    终的暗黑龙还是要尤一天独自面对情况很不容乐观。那时的暗黑龙就算是尤一天力量最鼎盛的时候都无法对付,更何况那时尤一天还身受重伤。所有的人包括尤一天自己最认为必死无疑了。不过有时候人到了绝境的时候真的会爆发无限的潜能。就在暗黑龙要杀死尤一天的那一刹那,尤一天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用异能打开N维空间去地球情形。于是一个大胆的计划应运而生。

    尤一天拼尽了所有的异能,在暗黑龙冲过来的刹那,在自己的面前打开了一个N维空间的裂缝。

    暗黑龙没有料到尤一天的面前会突然出现一个时空的裂缝,猝不及防之下便一头栽了进去。在暗黑龙穿过裂缝的刹那,尤一天便因为异能的强烈透支而晕了过去…

    当尤一天把四年前暗黑龙那一战的点点滴滴仔仔细细地讲了一遍之后,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听得惊心动魄。

    圆顶山的相聚结束了。正所谓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尤一天的好朋友在这弋斯竹豪宅里足足呆了三天。三天之后,大家相约好下一个四年的相聚之后就各奔东西,开始为各自的理想打拼。接下来的四年大家又有什么相遇,说实话尤一天很期待,他相信。四年之后的那一天大家一定又会有很多的话倾诉

    四年的时间很快就过

    期待相聚圆顶山的那一天的来临

    后记1:

    临行前,浅小灵忽然想起了一件十分怪异的事,四年前,她明明记得心凌郡主的体内有七个灵魂的。但是最近她去看过心凌郡主,发觉心凌郡主的灵魂只剩下一个了,也就是说,心凌郡主又恢复成正常人了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面对浅小灵的疑问,尤一天解释道:“灵儿,你猜的没有错,心凌郡主的七个灵魂之中的六个灵魂是我帮她解决的。至于怎么解决的呢,当然是用我的异能了。其实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心凌郡主的基因发生过突变,而导致她基因突变的罪魁祸首就是异城内的混暗空间。混暗空间里有很强的能量辐射,我想她曾经偷偷进入过混暗空间,尔后就被辐射导致基因突变。不过心凌郡主很幸运,一般的基因突变下人就算不死也会变得很虚弱,但也有可能变成怪物,但是她却都不是。她被突变的基因只有人体内的战斗基因。这个概率是一百万分之一她的战斗基因有六组都被被突变成了S级S级是最可怕的级别。战斗基因突变成S级之后,她学什么东西都特别快,施展什么招术的威力都特别强大。情况就是如此。那我是从基因的角度去看心凌郡主的,而你是从她的灵魂角度去看。其实咱们只题的角度不一样罢了。”

    浅小灵虽然还是有些不明白,不过她已经习惯了尤一天这种抽象的解释了。“嗯,天哥,那按照你的意思,心凌郡主的实力会非常强大的就对了可是我最近去看她的时候,她的力量好像很弱…….”

    “不过很可惜的是,心凌郡主在那一战之后,她的六组S级战斗基因被海蓝宝钻的力量给弄紊乱了。如果我不替她消除的话,她会死的。没办法,我只好消除了她突变的那六组S级战斗基因。说来真是十分的遗憾。”尤一天惋惜地说道。

    搞明白了心凌郡主的那一件事之后,浅小灵又问起了尤一天今后的打算。尤一天笑着说,还能有什么打算,今后基本上还是在圆顶山隐居吧,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无聊,我会经常和心儿去维拉斯帝国巡逻,我和她会继续做一对维护正义、铲除邪恶的神仙眷侣

    后记2:

    维也是最后一个离开神之层的人,这倒不是他舍不得女儿和女婿,而是有一件事他始终放不下心。看到女婿尤一天把好朋友一个一个地送走,最后都没有人的时候,维也终于按捺不住了,他迫不及待地把尤一天拉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问道:“我说女婿,上一次你答应四年之后给黄金斗士曲折四条金灵蛇的承诺怎么样了?”

    “马上兑现”尤一天笑着说道:“岳父大人,你不用急,我过两天就亲自把四亲金灵蛇送过去。保证黄金斗士曲折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你………”维也迟疑了一下:“你真的抓到了四条金灵蛇了?”

    “呃……是的”

    “啊…….”维也还真没想到尤一天竟然真的在四年内一口气抓到了四条濒临灭种的金灵蛇真是有本事本来是应该高兴的,不过一想起这四条珍贵到极点的金灵蛇都要拿去送给黄金斗士曲折,维也想想都心痛。现在维也是又心痛又后悔了。早知道尤一天真的能抓到四条金灵蛇,当初就应该也向尤一天要一个承诺的。

    不过想想看,尤一天这个好女婿能够在四年内一口气抓到四条濒临灭种的金灵蛇,那就是说他有抓金灵蛇的窍门了,他掌握了这个窍门,也许抓到的金灵蛇不止四条也说不一定这么一来…….维也厚着脸皮道:“那有没有多余的?”

    “干什么?”

    听女婿的口气好像是有。维也趁热打铁道:“有多余的也送一条给我吧?”

    “想要金灵蛇,跟我来”

    尤一天带着维也来到了他的养蛇场。为了应付黄金斗士曲折的金灵蛇承诺,这四年来,他除了行侠仗义之外就是养蛇了。尤一天从那个装有金灵蛇的瓶子里提取到了金灵蛇的DNA,然后用它的DNA和金银线蛇进行配种,还好基因繁殖技术很成功,目前,在蛇场里总共有10条金灵蛇(杂种)。它们的食物就是魔兽层里的九阶魔兽。自从吃了这些魔兽,这些金灵蛇的个头长得飞快。四年来,金灵蛇早已经长出了预期的个头。想来一定很符合黄金斗士曲折的标准。

    维也看到了十条金光闪闪金灵蛇,眼睛都红了。现在,他只有一句话想对尤一天说,不,不是用说的,说已经表达不出他此刻的心情,是用吼的:尤一天,你真是我的好女婿

    后记3:

    今天又上完了一天课。累都累死了这里的一切还是没有变,电脑还是那台电脑,宿舍还是那个宿舍,阿凡还是那个阿凡,唯一变的人只有我因为我是一个复制体该死的尤一天,竟然提取自己的DNA,利用基因技术注入风系的顶级魔法影分身之中重塑肉身。就这样我被复制了出来。

    唉,我不想活了,没想到我堂堂一个男子汉竟然是一个克隆人。虽然是用异能魔法的克隆人,但是那毕竟也是一个克隆人啊我真不想活了。

    尤一天他克隆我出来之后,我本来是没有思想的,是他把对地球的全部思念和意念统统注入到我的意识之内。现在我算是一个完整的人了这样子想想,尤一天对我算是也不错了。而且不仅如此,他还把自己的异能用脑电波的波频形式分给了我100万。他什么都做好了,对我也仁之义尽了,本来这么好地对分身我是没什么话好说了,但是该死的尤一天不应该在打开通往时空裂缝的那一刹那用力踹了我一脚。也许就是那一脚吧,我在穿越时空的时候100万的脑电波被不知名的空间给吸取了99.9%。对于这一点,我只有一个字:操

    现在,我和一个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了。没有了异能,也没有魔法,唯一所拥有的就只有那一段令人怀念的记忆。我想我会永远记着我在异界的那些事,永远也无法忘怀。我也有想过和其他的人讲我那些在异界发生的事,不过我知道,如果我想进神经病院的话…….

    阿凡回到了宿舍,打开了电脑,照例开了QQ。过了10秒钟,一句话惊天动地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操,我的QQ被盗了”

    “尤一天救命啊”

    “关我什么事?不要吵我,我正在缅怀往事。”

    “缅怀你个屁。”阿凡一下子把我从床上揪了起来。“我属虎,你属猪,那个老道说了,我今年会流年不利,全宿舍里只有你是我的幸运星。老尤,快帮我啊”

    “神经病。别信迷信想要找QQ,你去写申诉表吧我正烦着呢。”我一把推开了阿凡。

    “喂,这可不是迷信啊”阿凡粘了上来。“我说兄弟,那个老道对我说了,你看,”说着,阿凡冷不防掏出一颗拇指般大小的幸运星,然后指着手掌上的幸运星道:“这颗呢,就是可以测试你灵力的幸运星。老尤啊,你…….”

    我知道阿凡喜欢看仙侠类小说,他现在已经是中毒很深,差不多已经疯了,整天说自己有灵力有灵力,他疯我才不跟他疯我一把推开了阿凡:“我说过了,不要吵我了。让我静一静,好不好?阿凡同志”

    我特意加重了“阿凡同志”四个音,希望他明白我心情不好。可是阿凡今天特别的有耐心,不但不生我的气,还把兄弟的情义搬出来压我:“老尤,你说,咱们是不是兄弟?是兄弟的话就帮兄弟一个忙。你也不想我被那个老道骗是不是?这一次就当帮兄弟一个忙。他说他算准了你是我今年的幸运星。这一颗幸运星是经过我手握过的人,如果你是我的幸运星,只要你把幸运星拿在手上并集中意念的话,这一颗幸运星就会凌空飘浮了。非常神奇的。是兄弟的话就帮我试试”

    凌空飘浮?我才不会相信那么无稽的事不过既然都说是兄弟了,反正试验一下让阿凡死心也是好的。我接过了阿凡手中的幸运星,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当我集中意念的那一刹那,忽然有一个奇怪的感觉从我的脑海飞出,我觉得幸运星在动。不会吧,这怎么可能?只是迷信而已我只是为了破除阿凡的迷信而已,幸运星怎么可能真的在动?

    但是它却真的在动那种在动的感觉是那么的清晰。我感觉得到,而且感觉告诉我是我让幸运星在动

    我在心中疯狂地呐喊了起来:天

    为什么?

    为什么我会使幸运星动起来?

    难道我又有什么新的异能出现?

    难道我的一生又将是不平凡的一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