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水晶鞋和玫瑰花
    ?

    从前有个很小的国家,经过几个世纪的和平后却面临别国围攻的险境,国王希望英俊的王子爱德华能与别国的公主结婚,通过这种联姻盟约的方式来保存国家。

    但固执的王子满怀对‘浪’漫爱情的美好向往,坚定的非爱不娶,拒绝迎娶公主。于是国王只好下令举办一场盛大的舞会,让王子自己挑选心仪的新娘。

    痛失生父又被后母当做‘女’佣使唤的可怜‘女’孩仙度瑞拉,在一位好心仙‘女’的帮助下,用魔法把她打扮成漂亮的公主出现在舞会上,成功的吸引了王子的爱慕。

    午夜的钟声敲响,魔法消失了,光彩夺目的公主重新变成了不起眼的灰姑娘。而被深深吸引的王子,仅凭着仙度瑞拉匆匆离开前遗落的一只水晶鞋,开始苦苦寻找心上人……

    这是一部名叫《水晶鞋与玫瑰‘花’》的英国歌舞片,拍摄于1976年,曾获得多项奥斯卡提名,故事改编自不朽的经典童话《灰姑娘》,场面华丽、服饰繁多,对1979年的中国大学生来说绝对是巨大的冲击。

    人大的小礼堂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沉浸在剧情当中,为王子和灰姑娘能不能最终走在一起而心忧。周晓斌却有些走神。他心里暗暗吐槽,演王子的这个男一号长得真不咋地,和后世的小贝比帅的太不明显了,相比之下演灰姑娘的‘女’一号比较符合他的审美观。

    长达146分钟的剧情终于走到了结尾,童话故事的结局都是美好的,虽然历经磨难,但王子和美丽的姑娘最终战胜重重阻碍。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小礼堂里也响起了轰鸣的掌声……

    “难道我们社会主义的中国,当前最需要的是拥抱和接‘吻’吗?”这是北方生产建设兵团以为宣传干事给《大众电影》编辑部写的建议信中的抨击言辞,而他抨击的就是这部电影。

    《大众电影》在今年第五期杂志的封底刊登了《水晶鞋与玫瑰‘花’》的接‘吻’剧照,一时间引起巨大的争论。

    “好了,回过神了。别人都走了!”周晓斌伸手轻轻刮了下邵雨珂‘精’致脸蛋上那小巧玲珑的鼻子。

    原本沉浸在剧情中的‘女’孩一下子反应过来,脸颊微微泛红,抬手就要打他,却被周晓斌轻轻抓住。她想要甩开,却没有男孩子力气大,被周晓斌牵着起身朝礼堂外面走去。

    “你说生活里真的有爱情吗?”邵雨珂似问非问。轻轻说了一句。

    这是电影里面刚刚接任王位的年轻国王因为本国的相亲政治策略而再次失去他心爱的‘女’孩时,跪地乞求上帝的一句痛楚表白。

    ‘女’孩子总是比男孩子更多愁善感一些,周晓斌伸开双手轻轻捧住眼前这张白皙漂亮的脸蛋,凝视着那一泓乌黑的深眸,轻声说道:“只要你相信爱情。爱情就在那里,如果连你自己都不相信真爱了,那爱情就真的消失了!”

    “嘘——!”路过的一人朝这边吹了下口哨。

    周晓斌真想冲过去痛扁一顿这个无事生非的搅局者。这不是破坏气氛嘛,他遇上‘女’孩子动情一次容易吗,正准备趁热打铁把初‘吻’给拿下来。你丫心里不平衡有本事自己去追一个啊!

    邵雨珂已经被羞的低下了头,也不辨方向,抬‘腿’就走。周晓斌赶紧把她拉住,两人的自行车可不是在那个方向。

    “之前《大众电影》因为这部电影据说收到了几麻袋的抗议信!”

    周晓斌骑着车。后座上的邵雨珂一路上有些沉默,‘女’孩子脸皮薄,估计还有些不好意思。他只好主动出声化解尴尬。

    “嗯?”‘女’孩终于应了一声。

    “《大众电影》最新一期的封底选用了这部电影中,爱德华和仙度瑞拉的接‘吻’剧照。结果有人写信质问编辑部说,咱们社会主义中国,现在最需要的那道就是拥抱和接‘吻’吗?难倒九亿人民大众在新长征途中需要你们给与这样的鼓舞吗?”

    “这也太上纲上线了吧,根本扯不到一起去嘛?难道建设社会主义就只能看那几部样板戏了,哼!”

    周晓斌觉得现在身后‘女’孩生气的样子一定很可爱。可惜他看不到。不过原本僵硬的气氛却是已经无影无踪了。

    “对了,你之前说要我帮你给人教英语。到底是去教谁?你话不说清楚,我怎么做准备吖!”邵雨珂又记起他今天把她骗出来的真正原因。

    “好吧。我说还不行吗,别拍了,我后背都被你拍肿了!”

    周晓斌故意夸张的说道,还歪了歪车把,自行车一阵摇晃,把‘女’孩吓得惊呼起来,不自觉的伸手拦住他的腰。‘胸’前两团柔软紧紧贴着周晓斌的后背,让他心底暗爽了一把。

    “我堂姐在前‘门’大街开了一家饭庄,可以接涉外生意,所以我想请你过去培训一下他们的服务员,教他们一些简单的英语,可以更好的服务外国顾客!”周晓斌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的跟她说了几句。

    “现在‘私’人也可以申请开饭店了吗?”邵雨珂有些疑问。

    “是引进外资的!我堂姐一家是香港人,他们家以前在北京有一个二进的四合院,结果五十年代被政fǔ接收后安排住了人,现在想要收回来有些麻烦。我堂姐就考虑干脆用它置换了前‘门’大街的几间铺面。她家在香港是做酒楼、酒店生意的,于是干脆也在北京办一家小饭馆试试水!”

    “那我到时候要教多少人,有什么要求吗?”邵雨珂很负责的问道。

    “不用太多,也就四五个人!内容主要是一些简单的问候语,以及和吃饭有关的日常用语!”周晓斌想了一下说道。

    他也没准备把所有服务员培养成外语人才,到时候挑一两个有语言天赋的,再加上曹光明这个未来店长一起学。

    他也不求多‘精’通,反正现在的外国游客大都是组团来的,基本都带有翻译,只要能说几句类似“beijing!”之类的就行。其实这事他自己完全能搞定,但他一则懒得去教,再则为了创造和心仪的可人儿接触的机会。

    只要邵雨珂答应了下来,以后每个周末就有借口把对方约出来了。教完英语还可以顺势请‘女’孩吃个饭表示感谢什么的,一来二去还怕她能逃出自己的手掌心吗?嘿嘿!Q

    ps:恢复更新,把这个坑给补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