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9章  抱团取暖
    楚天舒听了周立军举的例子,觉得好笑又不好笑出声来,便站起来,给两个人的茶杯里续上水,问道:“这种情况,省委就不没看出来么?”

    “哪能看不出来?”周立军喝了一大口,继续往下说。

    省委看出了杨国光的软弱,杨国光自己也觉得窝囊,正好省商务厅的厅长胡青山到点退休,通过胡青山的推荐和邓子健的协调,杨国光调任省商务厅当了厅长。

    温启雄捡了个便宜,顺势升任市委书记,省里把省商务厅的副厅长周立军调过来,当了乐腾市的市长。

    温启雄是邓子健的得意门生,学到了老师为官手腕中的刚硬,又融进了自身性格中特有的隐忍,遇柔能刚,遇刚能柔,刚中有柔,柔中带刚。

    而且温启雄的个人能力确实比杨国光强,对于柯有庆,面子上给够了尊敬,背地里却请邓子健出面找他谈,说决不允许出现第二个杨国光,再这么下去,省委追究下来,乐腾这块“根据地”就要“失守”,对谁都没有好处。

    柯有庆心里不爽,但邓子健发了话,他也无可奈何,想想离退休没两年了,真闹得“根据地”失守了,怕是晚节不保,因此便动了退而求其次的心思,只要没有人触动他的切身利益,他就不干预朝政。

    柯有庆不干预朝政,并不代表他就甘心退居二线,平时除了跟温启雄面子上过得去,在其他人面前,总免不了要摆一摆他的老资格,谁要是惹得他不开心,照样吹胡子瞪眼睛,一点客气都不讲。

    市委副书记还兼任市纪委书记,这在全省各地市州独此一个,放在全国范围,恐怕也是凤毛麟角。

    温启雄逐渐掌握了乐腾政坛的主导权,曾经劝柯有庆不要再兼任纪委书记,想把这个职位交给自己的亲信。

    可柯有庆表态说,宁可放弃市委副书记也要当纪委书记。

    真要这么做,岂不等于是对柯有庆降级使用,温启雄很是为难,只好作罢。

    刚开始,温启雄挺不解,跟周立军私底下议论过,柯有庆当着管组织的副书记,权力已经足够大了,为什么还非要抓着纪委书记不撒手呢?

    后来大家终于闹明白了,因为提拔任用干部的话语权掌握在温启雄手里,柯有庆不太关心这一块了,他把施展权威的重心转移到纪委工作上,谁要是对他不利,他就利用纪委的调查办案权,对其形成震慑。

    这年头,领导干部就算你自身能做到洁身自好,谁又能保证你的亲朋好友嫡系下属的屁股全都都是干净的?

    乐腾市绝大多数领导都是土生土长的干部,谁是怎么起家的,谁有几把刷子,谁的弱点在哪里,互相知根知底,哪个经得起鸡蛋里面挑骨头,所以,面对柯有庆的淫威,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楚天舒突然问道:“周市长,就没有人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么?”

    “有哇!任建新算一个……”周立军讲到这里,突然闭了嘴,抬头看了楚天舒一眼,又端起茶杯,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人仿佛清醒过来了,抹抹嘴,说:“算了算了,不说了,牢骚太重防断肠啊!”

    见周立军收住了话头,楚天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收拾了茶杯水壶,起身告辞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楚天舒洗完澡躺在床上,把今天发生的一切以及周立军介绍的情况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既理解周立军的憋屈,迫切希望和自己一起抱团取暖,更感觉任建新的死因错综复杂,追查下去的难度和风险比预想的要大得多

    想到这些,楚天舒久久不能入眠。

    与此同时,在“名门贵足”足浴城的一间豪包里,有两个人也睡不着,在紧张地进行着抱团取暖的密谈。

    包房里没有按摩小妹,只有燕文锋和柯有庆两个人,他们半躺在沙发里,抽烟喝茶。

    晚宴结束之后,燕文锋陪同柯有庆来到他自己经营的“名门贵足”的总店,做了一个保健足疗,然后关起门来“说说话”。

    燕文锋明显有话要说,可又说的吞吞吐吐,柯有庆表现出略带一丝关切的不满。

    可在燕文锋看来,柯有庆的这种态度正是最让他拿捏不准的。他不清楚柯有庆表现出来的关心和不满的混合,到底是因为他某些行为上的失误,还是其他原因,而这直接导致了燕文锋对于柯有庆的态度始终处于一种忐忑的状态之中。

    “老燕,我们老兄弟之间,有什么话就痛痛快快地说。”柯有庆用温和的目光看着燕文锋,不悦地说:“今晚上你喊我来,总不是闲的蛋疼吧?”

    看到燕文锋忐忑的样子,柯有庆最终收起了自己轻微的不满,用招牌式的微笑看着他,那样子就仿佛对方是自己的下属或者晚辈,而不像是他嘴里说的自家兄弟。

    “柯书记……”燕文锋再次开口,却被柯有庆打断了:“老燕,什么书记不书记的,就喊老柯,听着亲切。”

    “老柯,我听说,这个新来的楚天舒可比任建新更有背景,更不好对付,以后会不会很难过啊?”燕文锋隐晦地说出了自己的担心,话里另外一层意思是,如果柯有庆控制不住楚天舒,就可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大家日子都不好过。

    听到燕文锋的话,柯有庆皱了皱眉头,表现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在思索一会儿之后他抬头看向燕文锋:“楚天舒不用你操心,只要我们的篱笆扎得紧,他一个外来户,翻不出大浪来。”

    柯有庆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原本的和蔼瞬间被严肃取代,这看起来与电视上的他有几分相似。

    “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只是现在摊子铺的有点大,手底下人多手杂,可能有些刚入道的人不懂得轻重,有些事情处理得不好,我又不一定都清楚,会被人家抓住把柄。”燕文锋无奈地说道。

    柯有庆斜了燕文锋一眼,一连声地问道:“老燕,你这是怎么了?还没交手呢,就心虚了?你一只老燕子了,还能怕了楚天舒这只外来的小家雀?”
为您推荐